閱文新合同一個月:誰在逃離,誰在回歸?科技

2020-07-04

图片来源:Pexels

圖片來源:Pexels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作者/李秋涵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了不起的蓋茨比》里說,我們拼命劃槳,奮力與波浪抗爭,最終卻被沖回到我們的往昔。

在經歷了“55斷更節”、閱文召集作者開懇談會、各方媒體報道關注后,起點L3級網文作者小安知道這次一定會不一樣,她期待著閱文的改變。在6月3號看到新合同后,她卻隨即斷更,離開了起點。

“當天就很迷茫,想不通閱文為什么不改合同。現在想差不多了,他們不太在乎中層以下的作者。”她告訴燃財經。

不改合同?這倒是一種詫異的說法。沸沸揚揚的輿論壓力下,6月3日閱文發布新合同,根據不同作者的需要制定出三類四種合同。隨即媒體報道,徐公子勝治、酒徒、沐軼等網文大神宣布回歸閱文,曾與閱文對簿公堂的天下霸唱,其工作室也發布微博表示,“一切向好,期待合作”。

然而在現實的網文江湖里,不止一位前起點作者向燃財經透露,6月3日至今這一個月里,閱文旗下大量中小作者正在出走。這一點也得到了“流浪的蛤蟆”的佐證,他是最早為作者發聲的老牌網文大神,他告訴燃財經,“閱文只要能上架就是有收入的,但有些新網站,至少兩三年內沒有收入,很多作者還是趨之若鶩。”

實際上,應對作者們的呼聲,閱文在新合同里并非沒有退讓。當初爭議最多的焦點問題是版權年限與免費閱讀,其次是對“聘請”、“運營作者社交賬號”、“凈利潤分成”等字眼的運用和解讀。

新合同里,這些讓作者們“不舒服”的字眼一掃而光。盡管外界認為免費閱讀沖擊付費市場,致使閱文不得不積極迎戰,新版合同還是明確表示,“是否要加入免費模式,由作者自主選擇和確認”,給了足夠的選擇權。

那么,中小作者為什么出走?

中小作者沒有選擇

要弄清楚這個問題之前,首先需要回歸到閱文新合同,以及網文江湖的盈利規則上。

在互聯網內容行業,平臺與創作者之間,始終是平臺掌握話語權,這一點在網文行業尤甚。網文作者的收益分為實時創作收益和版權收益,當下直觀收益來自訂閱付費、站外渠道分成還有各類獎項激勵(全勤獎、完本獎)等,普通作者往往只有這部分,但一旦作品被改編開發,收入即可一飛沖天,這也是作者們看重版權的最重要原因,萬一哪天作品被改編了呢?

不止一位作者告訴燃財經,網文作品“沒有推薦就是死”,兩種收益都高度依賴平臺推薦。前起點作者高直舉了一個例子,“有個四川作者寫了個養豬的系統文,寫了90多萬字沒有賺錢,每個月就得600塊的全勤獎。后來有一個惜才的網文大神,私下在自己的小說章節里提了一下作品,把這件事兒引爆了,鬧到編輯那里,編輯給了他兩個推薦機會,第一個推薦就把他送上神壇。”

閱文提供的新合同,涉及基礎協議、授權協議甲版(授權著作財產權保護期)、授權協議乙版(授權二十年)和深度協議四種。選擇基礎協議,相當于不與平臺簽約,沒有任何資源,被作者視為廢棄選項。深度協議針對資深作家,只有大神級別作者才能享有。也就是說,中小作者能選擇的只有授權協議中的甲乙兩版。

来源 / 阅文集团公众号

來源 / 閱文集團公眾號

甲版中,平臺為作者提供推廣資源,雙方凈收益5:5分,授權年限為著作財產權保護期,即傳說中的“死后五十年”。乙版平臺無需對作品提供資源,作者分得70%收益,授權期限只有完本20年,但期間一旦作品被改編,則自動轉為著作財產權保護期滿為止。

来源 / 知乎网友FOZZZZ

來源 / 知乎網友FOZZZZ

涉及改編,乙版與甲版無異,且還無法獲得甲版的推薦資源。綜合之下,大多作者們只能選擇甲版。而在閱文方面給燃財經的回復里,新近簽約的作者中,選擇甲版協議的的確最多。

“對于廣大作者強烈抵制的授權期限死后五十年這一條,依舊沒有改變。”網文作者自發組織的公益團體“網文作者維權組”負責人告訴燃財經,甲版和此前曝光的霸王合同沒有太大區別。他們做了一份有2673位作家參與的《網文作者簽約數據分析報告》,顯示有76.05%作者的授權意愿在三到五年之間。

“對于一本普通文學作品,10年足夠公司有效開發利用商業價值。假如公司十分看好作品,作品價值巨大,那么到期后可以續約,而網站從開始簽約就鎖死作品所有版權,對作者來講是非常不公平的。”上述負責人表示。

在沸沸揚揚一個月后,等來與此前沒有太大差別的合約,擺在中小作者眼前的只有兩個選擇,接受甲版,或者另謀他路。

離開閱文還能去哪兒?

“縱橫好簽約嗎”,在1780人的中國網文作家交流群里,有人問道。現在網文群中最熱鬧的,是討論去哪兒。

老牌網文平臺縱橫中文網正積極搶奪著中小作者。根據網文作者大飛向燃財經提供的合同來看,針對閱文新合同中的甲乙版,縱橫中文網推出了AB版,還提高了全勤獎。A版是全版權授權,作者可獲得IP改編凈收益50%,渠道收益50%。B版只是信息網絡傳播權授權,作者享有大部分作品版權,可獲得IP改編凈收益70%,代價只是只獲得渠道銷售收益的30%。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更為重要的是,兩版授權年限都只是作品完本后十年。這打中出走中小作者看重版權的痛點,吸引了不少人加盟。

成立十余年的飛盧小說網,由于網站主打爽文風,內容歡脫,更新節奏快,吸引了大量新生代讀者,近年流量增長迅速,也是中小作者們的重要選擇。頭條扶持的番茄小說網,在網文作者聚集地“龍的天空”,發布大量收稿信息,推出“星火計劃”表示將給優質作品發放現金補貼,吸引了大量年輕新作者。

来源 / 网络报道

來源 / 網絡報道

更讓外界驚嘆的,還有一群作者眾籌自立門戶,建立了名為“聯合閱讀”的烏托邦,專注于作者寫書,不注重IP和版權開發。發起者月影梧桐向燃財經透露,目前平臺已經擁有1萬余作者,近6萬注冊讀者。據燃財經觀察,成立不到兩個月的官方網站,截至目前已有8627本作品。

除此之外,還有17K、刺猬貓、磨鐵、黑巖、晉江、豆瓣閱讀等各大網文平臺,都迎來一批作者增量。當下網文江湖,頗有東漢末年分三國,諸侯割據,爭搶英才的意味。

離開的人擇良木而棲,不過大多似乎也并非稱心如意的“良木”。據燃財經統計,除閱文集團之外的其他網文平臺,簽約版權年限大多是完本10年、20年,少部分50年。時間的確比閱文短,但在流量基數、其他薪酬激勵上,不一定比閱文更豐厚。

“飛盧更新節奏太快,一天寫三五萬字,我跟不上。”高直告訴燃財經。他現在臨時駐扎在一個小網站上,根據他分享的收益截圖,1000塊的總收益里,站內收益只有4塊,剩余都來自其他渠道,“這就是小網站,一點沒流量。”還有作者去了豆瓣閱讀,在群里調侃這是作者比讀者還多的網站,他擁有的只有版權。

大飛選擇了縱橫,不過他也坦言,“縱橫大神養老院的名頭,可以說是實至名歸。”這里沒有起點的活力,刷單嚴重,中小作者同樣難出頭。番茄小說網主打免費閱讀,由頭條導流有扶持紅利的意味,恐難長久。

對于聯合閱讀,不看好的聲音就更大了。“聯合閱讀最近開始才把域名從香港轉回大陸,期間還遭過一次盜版,人才、技術、特別是資源方面要比閱文差得太多。”離開起點后,加入聯合閱讀的宋江告訴燃財經,到現在平臺基礎建設仍舊有很大的欠缺。

月影梧桐也承認,目前團隊最大的困境在于技術。一切白手起家自己創辦,同時又因為需要維持正常運營,相當于邊居住邊裝修,難度不小。

離開閱文后,其他出路都更像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起點,有夢有愛有激情。外站,這個月夠花就行了,夢想什么的,不存在了。”說著說著,高直有些悵然若失。

閱文選擇了IP

新合同倒并非對所有作者們都不友好。

新合同發布當天,會說話的肘子、國王陛下等網文大神都在社交平臺相繼表示了支持,還有大神作家宣布從外站回歸。在燃財經的采訪里,與中小作者出走相對應的,也是網文大神的回歸。

深度協議里每一位大神作者簽約合同都不同,大飛對燃財經舉了一個例,身邊回歸的大神朋友,在有平臺資源重點推薦的前提下,可以獲得70%的收益,高于中小作者的50%。盡管長期以來,大神作者有“白金合約”這樣的專屬合同,“流浪的蛤蟆”也告訴燃財經,大神作者的確因此“更容易談判了”。

至此,閱文的新版合同完成了它被賦予的任務,分化作者群體,穩定核心頭部作者,中小作者任去留。挽回了輿論口碑,同時也強調了自己的戰略重點。

4月底程武接手的閱文,面臨的是內部收益增長的困局,與外部市場間的競爭,以及付費與免費商業模式上的爭論。

互聯網大環境下,抖音、快手等短視頻搶占用戶時長,也打破了網文持續多年的平衡,包括閱文、掌閱在內的在線付費市場都遭受到沖擊。而在網文戰場上,免費閱讀攪局,主打免費的平臺成長迅速,搶占用戶份額。

據QuestMobile《中國移動互聯網2019半年大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MAU(月活躍用戶規模)超過300萬的免費閱讀平臺同比增長160%,數量規模占比達到了61.9%,要知道免費閱讀模式自2018年下半年才開始陸續興起。

来源 / QuestMobile

來源 / QuestMobile

而在閱文內部,1110萬、1080萬、980萬,從2017年到2019年的財報里,閱文平臺及騰訊產品自營渠道的平均月付費用戶比例正在逐年下降。但在2019年,版權運營收入同比激增341.0%,占總收入的53%,已經超過在線業務。如果不將閱文視為網文生態的領導者,而只是一家以盈利為目的的公司,的確版權運營是更有增長前景的板塊。

制图 / 燃财经

制圖 / 燃財經

三組矛盾,閱文在新合同里都給出了解答。

第一組大環境矛盾不可避免,第二組市場競爭矛盾通過有序開放“免費閱讀”即可降維打擊。盡管閱文一直有表示“也不排除嘗試包括免費閱讀在內的更多商業模式。”但其一直維持著溫和的態度。除了將參與免費閱讀與否的權利交還作者,在6月1日,新合同發布之前,旗下重鎮起點便發布了公告,宣布免費代幣取消。這都表明閱文維護付費閱讀,對免費閱讀仍只是用來防御。

“免費閱讀從未有創造任何一個IP,這是業內公認的事實。”流浪的蛤蟆告訴燃財經。以連尚文學為代表的免費閱讀平臺,盡管發展勢頭迅猛,但造IP能力遠不及主打付費閱讀的閱文、掌閱。這或許也是程武團隊并不醉心于免費閱讀的原因。

在程武發布的內部信里,首先提到的就是要實現IP培育能力升級,最后才是應對市場競爭與環境變化的探索業務模式升級。騰訊要靠版權全產業鏈打造IP帝國,而不是急于改變網文江湖的格局。

新合同牢牢把握頭部作者,意在控制IP來源,而中小作者出走,也被外界解讀為閱文節約成本的舉措。2020年4月閱文集團公布旗下白金大神作家人數已增至428位,而在2019年的財報里,閱文作者總人數有810萬人。就是這樣占比僅0.005%的少數人,為閱文創造了IP改編的巨額收益。中小作者作品本就難以IP化,在騰訊泛文娛戰略中意義不大。

“以前閱文雖然說被收購了,很多事情畢竟能自己做主。可現在不一樣,騰訊直接管理閱文,作者不可能去扭轉一個公司的想法。”有作者告訴燃財經,這是盡管新合同不盡人意,中小作者們還是選擇平靜接受,或默默離開的原因。

閱文仍在調整期

與失意的中小作者相對照的,還有閱文上漲的股價。

騰訊接管閱文,資本市場期待著新動作,新管理層也被普遍看好。在不到兩個月時間里,閱文股價漲幅超50%。中信建投證券在研報中表示,騰訊生態對閱文的進一步整合,有望強化其產品價值,“我們期待騰訊在影視、動漫及游戲等領域與閱文的進一步聯動,看好閱文的長期發展”。

在外界看來,吳文輝五人與騰訊,一直有著戰略傾向上的矛盾,現在五人離開,騰訊泛文娛戰略已勢不可擋。

有接近閱文、接近吳文輝團隊的資深業內人士對燃財經分析,“五帝他們的離開肯定不是主動的。從他們表達言論上可以看出,他們有的人并沒有做好打算。雖然說他們已經辭職了,但是騰訊為了能束縛住他們,把他們放在顧問位置、委員會里面,這是在限制他們去創業。五帝沒法創業,那閱文中高層可能也不會有特別大變動。”

他回憶起盛大時期,吳文輝五人離開起點,成立創世中文網的經歷,現在五人名義上仍屬于閱文一份子,不論是年齡、心力還是機會,都無法再講一次王子復仇記的故事。

這一定程度上為騰訊免除了后顧之憂。盡管閱文并非沒有對手,正招兵買馬的縱橫中文網、免費閱讀APP七貓背靠百度,番茄小說網被字節跳動納入麾下,阿里巴巴旗下還有阿里文學,網文市場早已成為巨頭的戰爭,現在中小作者四散也成為它們囤積糧草的好時候。

但市場份額第一,擁有最好作者資源的閱文,當下仍舊是不可撼動的網文巨擘。即便免費閱讀進攻迅猛,閱文一旦選擇加入這一站場,仍舊有其他平臺無可比擬的碾壓優勢。追趕閱文,巨頭對手們還需要一段時間。

不止一位與閱文有合作的業內人士告訴燃財經,程武團隊正在和閱文外圍合作伙伴接觸,“他現在還沒有放新官上任的三把火,還在磨合團隊,處于不斷調整的過程,但合作態度更開放了”,這讓他們同樣對新團隊有所期待。據了解,有的合作同樣指向了頭部作者。

閱文正在嘗試付費閱讀之外的更多可能,但中小作者們的生存可能更加艱難。

2001年11月,因為對網絡文學的熱愛,一個叫“玄幻文學協會”的組織成立,后改名“起點中文網”,也是當下閱文集團最重要的戰地。吳文輝幾人探索出的付費模式,徹底將網絡文學由興趣愛好變成能養活作者的生意。不論是管理者還是作者,都曾講述過一個把熱愛做成事業的故事。

“離開的人是為了生存,留下是為了證道”,還堅守在起點的作者陳平告訴燃財經,“證道”可以視為網文行業里夢想的代名詞。起點是流量聚集地,也是最有可能成為大神的地方,這是他堅持留下的原因。

還沒有成為大神就離開的高直一直有些不甘心。他記得有一次幸運的被某網站選中,參加年會,見到常書欣、時未寒之類的網文大神,除了興奮,甚至還有一種自慚形穢。他很想融入進去,卻總是說不上話,接不上茬,只能坐在那里喝悶酒。

“但是喝完酒之后是一種空虛啊。那個世界擠進去太難了,不必要的人被舍棄也是正常。”他很無奈。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小安、大飛、高直、陳平、宋江為化名。

1
3
118图库管家婆精选 股票配资骗局假盘 青海快3开奖结果0501035 宁夏11选5玩法 2020春节幸运飞艇 北京快3助手苹果版 股票指数代表 极速时时彩在线预测 广东快乐10分稳赢软件 理财专家 陕西11选5真准网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北京快3走势图跨度 借钱炒股配资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昨天 500彩票下载 河南快3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