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團外賣的C位,正在被取代科技

2020-05-26

作者 | 李玲

5月25日,美團點評發布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本季度,美團營業收入168億元,同比減少12.6%;經營虧損17億元,同比擴大31.6%;經調整后凈虧損2.2億元,同比降低79.4%。

盡管美團在2019全年業績報中提前披露稱,疫情將對2020年的幾個季度產生不利影響,并預估第一季度業績可能虧損。但具體數據公布,美團在疫情期間受到的影響還是超出預期。

此前3月20日,美團2019年全年財報,全年營收975.3億元,同比增長49.5%。第四季度營收281.6億元,同比增長42.2%。這份財報的特殊性在于,上市一年半后,美團營收即將破千億,凈利潤14.6億元也終于扭虧為盈。

毫無疑問,2020年的一季報數據,終結了這一利好趨勢。但對美團而言,疫情的影響不盡為壞,期間新業務凸顯的價值也為美團及時看清重點、調整方向作出有效指引。

美團何時恢復以往的運營狀態,要下一季度才能得到確定答案。但王興常年強調打基礎,效果到底怎樣,可以就此一窺。

外賣傭金率降了

美團主要圍繞著本地生活服務開展業務,因而此次各個業務都受到不小的波及。

作為美團營收占比最大的業務,餐飲外賣第一季度收入95億元,同比減少11.4%;到店、酒旅業務收入31億元,同比下降31.1%,新業務及其他收入42億元,同比增長了4.9%。

先看一下備受關注的傭金數據。

至2020年3月底,美團餐飲外賣交易金額為715億元,傭金收入86億元,傭金率為12%;

至2019年3月底,美團餐飲外賣交易金額為756億元,傭金收入99億元,傭金率為13%。

也就是說,跟去年同期相比,美團的傭金率下降了一個百分點。

而傭金同比減少13.7%,用戶交易訂單減少17.3%,說明用戶訂單減少、收入減少的情況下,客單價提升了。這也使得餐飲外賣經營利潤率由同期的-1.4%收窄至-0.7%。

疫情期間額外的防護措施使得商家成本增加,加上美團針對區域的補貼措施,整體拉低了外賣的變現率。變現率降低使得上一季度轉虧為盈的餐飲外賣業務再次虧損。這部分的經營虧損由2019年的1.5億元,收窄至0.7億元。

還有一點,美團的日均訂單量跌至1510萬筆,同比下降了18.2%。也就是說,每天在美團上點外賣的人,比正常時期少了近兩成,但每位交易用戶平均每年交易筆數同比增加了5.3%至26.2。

點外賣的人大幅減少,每人的交易筆數在增加,說明疫情帶來的不便也鞏固了消費者的使用習慣。而這的根本原因在于,當外賣成為餐廳的主要收入來源,更多的品牌餐廳通過美團開展外賣服務,更多優質商戶供給,讓用戶對高品質用餐體驗的偏好不斷增強,用戶粘性得到進一步加深。美團稱:“僅一季度就有超過五成必吃榜餐廳上線外賣,行業線上化趨勢明顯提升。”

其次,受到重創的到店酒旅業務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31億元,環比2019年第四季度的64億元,收入大幅下降51.3%。具體來看,與2019年第一季度國內酒店間夜量為7860萬相比,這個季度僅為4280萬,下降了45.5%。

這里不僅是因為疫情的出行管控限制導致的傭金收入下降,還有嚴控外出的政策使得商家的收入大面積縮水,在線上營銷的投入隨之減少。

另外,新業務的收入同比有小幅增長,但這部分業務處在高速增長期,環比更加合理。2020年第一季度,新業務及其他收入42億元,相比2019年第四季度的61億元,減少了超31%。

在出行業務的大幅縮水下,這一同比增幅增幅得益于美團閃購與美團同城配送服務在疫期成為剛需,這也是美團為數不多的收入增加的新業務之一。

業務新C位

從銷售成本來看,疫情對平臺履約確實是個考驗。而這個考驗,也讓目光集中在美團新業務上。

虎嗅此前報道過,美團新業務分屬四個不同的事業部,共享單車和網約車分屬于單車事業部和交通事業部,小象事業部的業務有美團買菜、小象生鮮,快驢事業部下有快驢進貨,主攻供應鏈業務。

此次美團的銷售成本降低,新業務起到重要作用。2020年第一季度,美團的銷售成本由2019年同期的141億元減少了18.1%,占總收入的百分比由73.6%減少至69%。成本降低一般情況下代表運營效率提升,但此次成本降低對應著業務萎縮。

主要原因有三點:一是疫情期間核心業務的業務量減少,僅騎手成本就少了15億元;二是疫情之下美團打車業務幾乎停滯,網約車司機的相關成本少了5億元;以及疫期美團單車業務的維護成本和折舊費用,減少了10億元。

疫期受打擊最大的是到店酒旅業務,次之是餐飲外賣業務。從美團一直以來的業務營收貢獻比來看,從2017年開始,餐飲外賣就是美團營收貢獻占比最大的業務,此次仍位居老大。而受疫情影響最大的到店酒旅業務,營收貢獻首次被新業務反超。

雖然酒旅到店的高毛利餐飲外賣和新業務長時間內難以企及,但新業務中,出行也是此次的“重災區”,在這樣的拖累下,能躍升成為美團營收貢獻第二的業務,足以說明新業務的潛力以及抗打擊能力。

其次,相比餐飲外賣用戶和商戶端都已增長乏力,新業務不論是自身潛力還是對美團整體的增長拉動,都充滿想象空間。

美團年度活躍商家數在進入2019年后趨于穩定。截至2019第四季度,美團活躍商家為620萬家,環比僅增加30萬。最新的2020年第一季度報,活躍商家數為610萬,同比增長5%,環比降低2%。

核心業務餐飲外賣難以帶動下一階段的增長目標,新業務卻表現出超出預期的增勢。

疫期表現突出的美團閃購、美團買菜、快驢等同城配送和供應鏈業務,成為特殊時期保障人們生活的基礎服務設施。

這些業務的相同點是履約大都建立在美團配送的運力體系下,目前已先于外賣業務,恢復到以往的運營水平,因而會成為美團延伸本地服務穩定且便利的條件。美團配送此前透露,疫情影響之下,有79萬人注冊成為新騎手進入配送行業。僅1月底至3月底的兩個多月里,新注冊且產生收入的新增騎手達到45.7萬人。

穩定的運力是美團平臺復蘇的前提。3月底的最后一周,已有超七成商戶的外賣單量恢復至疫情前的60%以上,其他三成商戶外賣單量已超過疫情前;到店、酒旅方面,美團“安心住”酒店商戶間夜量3月底同比已恢復約九成。

運力相關的業務會逐漸成為互聯網的基礎設施,助力新基建。出行領域的共享單車與網約車,則會成為美團下一個增長點。美團下一個十年的C位,正在被這些更具想象力的新業務所取代。

1
3
118图库管家婆精选